北京旅游景點聯盟

東北西南

樓主:余寄生 時間:2021-11-13 11:44:32


斷句是,東北-西南。


《路》系列的第二篇,名字起得草率,如果對這篇文有什么好的名字請務必小窗發給我;)


那次旅程,其實是《路》系列的開始。去的時候本是要“尋找靈感”的,結果到最后還是被生活里的一些雜亂事情亂了心緒。總之全過程都非常心不在焉,現在再反思,非常非常抱歉陪我出去玩的朋友。


好在那些事情都結束了。

也好在我的靈感回歸了。

感謝你。


是贈作,贈給北京。






東 北 西 南?

? ? ? ? ——? 前 門? ·? 和 平 門


余寄生








從西單走到前門,再從前門走到和平門。


那是我第一次往南走。我穿越西單的冗雜的人群,頭也不回的跳上一輛332路公交汽車,一直坐到它的終點站。滄海總跟我提她愛的南城,可是我從沒去過。第一次南下,也只不過走到前門。陰霾中的前門有一種說不出的大氣,寬闊。沒有高大的建筑群,取而代之的是寬闊的街道與雄偉的建筑。來往車輛固然多,卻不顯得擁擠。傍晚時分,古樹將厚重的云層撕開一個洞,落日的橙順著洞口灑出,像小火慢燉,燒著周圍的云彩放出黃光。而天空是藍的,飽和度極低的藍,還透露出些許的紫,好看至極。


我到茶館旁邊的素虎坐下,擇了個靠窗的座位。木質的桌椅與青花瓷餐具,配上身著青釉色宋衣與白瓷色宋褲的服務員們,讓我感覺我身旁的一切都是可以細細打量的藝術品,甚至有穿越回古代的錯覺。落地窗旁的步行街的老榕樹下有著遛鳥的老人,有慕名前往茶館聽戲的游客,我沒有點京味小吃,固執地了碗西北涼皮,大口大口地吸著,甚至認為吃飯時的聊天都是多余。其實正道是大口吃飯,每一樣都要嘗一嘗,因為,時間很慢:或者選個午后約位朋友到這地方品茶,沐浴在茶香中聊聊近況,畢竟,時間很慢。手機失去了意義,溴化鈉與硫代硫酸銀也失去了存在價值。我忘記時間與年代,于是我向對面的友人開玩笑說,我把你畫下來吧。于是到最后,真正發揮作用的只剩下我的眼睛,以及味蕾。


前門是歷史的承載者,時代的交接者,古樸、古韻、古色、古香,用來形容它,我想就夠了。




朋友跨越大半個京城來找我,于是我們從前門出發,向南朝和平門走去。我不是地道的老北京,連北京人都不是,但當我走在這寬闊的街道上,看旁邊方正的居民樓:我分明感到了歷史的印記。空曠、幽靜。沒有工業文明的痕跡,映入眼簾的建筑物中保存了樸實與厚重。我與他走在樹蔭下,迎面走來的是遛狗的老人與嬉笑的孩童。似乎在這樣的地方不需要我們這種年輕人,因為這里發展的速度跟不上我們時代進步的步伐。但朋友是個孩子,用很慢的步子在人行道上踱著。我們之間話不多,多數時候都在沉默:想必我們都對這座城心生敬意。


晚飯的時間已過,天空架起的爐子已經熄滅,夜幕漸漸降臨。我和他就走在胡同里——雖說是胡同,但街道仍是寬闊。夜靜的沒有月亮,沒有犬吠,就連路燈也是隱匿在茂密的樹葉上面,斑駁閃爍著,像是被風吹動的忽明忽暗的蠟燭。偶爾能看到街邊小店舉著點零星的光亮,不遠處有一粒火星:大抵是有人在抽煙。但我并不覺害怕,更別提孤單了。我們無拘無束的行在這條路上,隨意聊些東西。我問自己:這才是真正的北京嗎,或者說,這才是“老北京”該有的樣子嗎?我想是的。


走出胡同,迎接我們的是寬闊的二環路。深夜里飛速沖過路口的車輛將我迅速拉回現實。我們處在的路口,是古老文明與現代社會相匯的地點。我們沖進地鐵站,在搖搖晃晃的二號線里低語談論;我們指尖在地鐵線路圖上搖擺,擺動間便跨過了大半個京城,從西到東,從南到北。


穿梭于地下是好的,特別是二號線。它就環繞著老北京,在一個平行的平面中圍繞著它運動,不去驚動,不去打攪:錯過了,沒關系,不必回頭,不必遺憾,大不了我們再繞一圈。




與朋友在東直門告別,他北上,我西行。不必悲傷,也不必告別,因為十三號線與十四號線會由十五號線聯通。


回到護城河旁已是黑夜,北二環的車流已經稀疏,舞臺的聚光燈照向世界的另一段,夜幕降臨,北京正在進入夢鄉。


于是我朝北京說了聲“晚安”。




江海寄余生





和音樂家們合影!

其實圖文是相關的(噓。)
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4399日本韩国电影免费,9420免费观看在线电影,在线A人片免费观看